当前位置: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 -> 历史故事 ->

人类历史上具备精神领袖能力的十大精神病患者(5)

[2018-03-13]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次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九、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 ~ 1955)是德籍美国人,“相对论”的创建者,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不掷骰子的上帝”。本人在《数学的脉动·数妖》一章里对其人其说作了大篇幅的介绍,再也没有兴趣和耐心在这里重复。之所以要把他的牌位竖在这里,是因为他那病态的精神产品对现今学界的影响实在太大,连北京大学一个完全不懂相对论的副校长都要毅然加入“捍相派”(捍卫相对论)的行列。
爱因斯坦的精神病兆在瑞士伯尔尼专利局时就已经有所显现,到晚年日趋加重。我国的陈省身(1911~ 2004)在麻省理工学院做研究时就已看出苗头,当时就在有意识地回避他。其实,爱因斯坦是一位想象力极其丰富的儿童文学作家,他的“时空隧道”至今都是小朋友们的钟爱??缮缁岷脱踅缫恢庇幸恢秩鲜渡系拇砦?,爱因斯坦在世时也未准确地反观自身,总以为自己的贡献在时空理论方面。正是这种错位颠覆了爱因斯坦本该正面的历史定位,成了人类思想史上的精神病患者,其医学价值将留在后面的章节讨论。
 
十、艾思奇
艾思奇(原名李生萱,1910 ~ 1966)是云南腾冲人,元·蒙古将领里黑波斯的第十八代后裔,《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大众哲学》《哲学与生活》等著作的撰写者。艾思奇本不该纳入“十大精神病患者”之列,因为他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影响并不大。笔者之所以把他列入最后一位,是因为他的思想和作品在当今世界最大民族——中华民族中所起的作用非同寻常,他东拼西凑的“艾思奇哲学”被强行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名义灌输给了中国人民,居然主导着十四亿人的世界观和主流价值观。
有一点必须明确,马克思是搞经济学的,他本人也许根本不知道二十世纪的中国会有一个“马克思主义哲学”。恩格斯涉足过一点哲学,但他在世时不可能意识到他的东西会被今人用于烹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主料。前苏联的哲学家们曾试图建立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体系”,但那个东西一直是个烂尾楼工程,随着苏联解体,那个体系也烟消云散了。如今唯独艾思奇在延安时期搞的这个冒牌“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仍然在九州“徘徊”,且绑架了世界最大的党,成了中国共产党(实为其极左派)的理论基石。
应该承认,艾思奇哲学不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哲学思想片段的简单汇集,其中吸收与包含了古代和近现代圣者们的许多光辉思想。但其基本骨架和主要成分肤浅、武断,且索然无味、了无新义,原因是掺和了太多近代精神病患者——如达尔文、黑格尔、恩格斯等人的东西。
艾思奇哲学的本体论是恩格斯的“唯物论”,也叫什么“辩证唯物主义”。据说这个唯一正确的本体论来之不易,经历了古代朴素唯物主义——近代机械唯物主义——费尔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1804 ~ 1872)形而上学唯物主义——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阶段。他把一切所谓的错误理论体系归因于遭受唯心主义思想的影响,杜撰什么唯物论与唯心论你死我活的斗争史(斗争哲学的阴魂出此)。他还把汉·班固(32 ~ 92)在《汉书·刘德传》中的“实事求是”和当代“一切从实际出发”等提法的理论根据强拉硬扯到辩证唯物论之上,似乎前汉时期的思想家都受到了他那个什么辩证唯物主义理论的影响……
艾思奇之所以受恩格斯病态本体论的感染,原因是他读书不够,对中国与世界古代的思想文献茫然无知,他根本不知道伏羲的六十四卦就是物质元素的名称,正是物质构成了天地(阴阳)“八卦”(地球);他更不知道普贤菩萨对整个物质宇宙的精确描述,不知道“形如卐字的香水海”正是我们银河系的邻近星系,不知道他那点“物质世界”仅仅是佛陀大千星系世界的微尘一粒。
艾思奇们把《创世纪》说成唯心主义的代表作,这是诚心要让希伯来先知们笑落大牙,因为这些先知们都清楚,“上帝造人”须先备齐灰土(物质)。后来,英国那个所谓的客观唯心主义者——牛顿(Isaac Newton, 1642 ~ 1727)却一再说上帝代表着自然,“搞第一推动”的上帝代表着“未知”。而那个所谓的主观唯心主义者——贝克莱(George Berkeley,1685 ~ 1753)却说上浮的青烟和蒸汽并不服从牛顿的引力定律,难道这青烟和蒸汽不是“物质”?是贝克莱主观意识的产物?
艾思奇哲学的方法论是“辩证法”,也叫“唯物辩证法”。这种辩证法使八杆子也打不着马克思的名字,更别说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方法论了。本人在西南财经大学401教室的讲堂上教过这个冒牌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听俺当年讲课的学生如今已经成了省委副书记、银行行长之类,个别的也成了半国资监狱(狱方兼搞点劳动创收)的阶下囚。
每每回想起那些哲学理论课时,老夫总有负罪之感,既对不起马克思他老人家,也对不起自己的学生和良知,因为那种方法论完全是忽悠大活人的,无非是黑格尔那洋疯子加“既卖矛又卖盾”的土疯子(见《韩非子》之寓言)的浑话。一旦某道理说不通时,贴上“在一定条件下”的万能膏药,所有悖论立马可被“辩证地”转化为真理,次要矛盾也会转化为主要矛盾。
艾思奇哲学的认识论是“反映论”,又叫“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应该说,这一哲学认识论吸收了毛泽东《实践论》中一部分合理的东西,有一定但极其初级的学术价值。当俺后来读过释迦牟尼的《楞伽经》《楞严经》等著作之后,老夫的脸皮真是烧得红一阵白一阵。为什么这么说呢?人类受觉与认知体系的形成原理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已经被说全说透了,哪里还有今人插嘴的余地??!艾思奇同志怎么就不读读这些古印度人千辛万苦来中国翻译的宝典呢?当你稍微明白一些古印度人的“八识学说”,你还好意思成天念叨什么“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吗?
艾思奇哲学的历史观是“唯物史观”,或称之为“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要说明一下,哲学家观历史与希伯来先知、荷马、孔子、希罗多德、司马迁等人的角度不同,首先要看这历史“唯物”了没有,再看它是否“辩证”,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历史车轮必然前进,否则就会倒退。有方向感之后才能知进退,艾思奇把达尔文进化论引进历史,为整部人类的历史标定方向。社会制度也将随着生产方式的变革由低级“进化”为“高级”,历史车轮也将最后滚进到“世界共产主义”的天堂。
历史进程中自然离不开英雄和人民群众,艾思奇历史观认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是否承认人民群众在历史中的决定作用,自然成了区分唯物史观和唯心史观的标志。笔者读大学时,曾把马、恩、列、斯的著作翻了个遍,始终没找到这“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文献出处。蓦然回首,才见出处就在“灯火阑珊处”。原来这唯物主义英雄观并非进口品,就在孟子(前372 ~ 前289)的“民本思想”之中,直到唐朝的李世民(598 ~ 649)还在念叨:“民可载舟,亦可覆舟”。
不必讳言,恩格斯曾在《反杜林论》中明确提出了“哲学是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但那是“恩格斯主义哲学”。马克思有“主义”,主要是“共产主义”,可他本人并没有去搞什么“共产主义哲学”。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就不存在,今日之“马克思主义哲学”更是中国现代化了的冒牌货,里面装的多是艾思奇在延安时期募集的花花草草。
“四九年”后,前苏联与我国本土都出现了不少“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可无一不是在借“马克思主义”之名,来推行他们自己的“极左思想路线”。结果把马克思本来正确的社会主义经济搞过了头,搞得苏联垮了台,搞得中国一身病,搞的柬埔寨红色政权翻了船。最后邓小平才出来掺和点资本主义,中国才艰难地步入“阴阳平衡”的健康轨道。
总而言之,艾思奇哲学基本上是病态思想的大杂烩,且低俗平庸,与马克思那深刻高雅的理论不可同日而语。作为一个文明古国的执政党,其核心价值体系应该由儒家的“忠孝礼义”、佛家的“慈悲和顺”、道家的“真朴自然”为宗,兼而吸收古希伯来文明、古希腊文明的“平等自由”、“积极进取”和“民主科学”的优秀理念,使佛陀的“中道观”、孔子的“中庸说”、老子的“和合论”得以贯彻始终,在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领域避免“极左思潮”和“极端主义”的影响。只有这样,释迦牟尼、孔子、马克思的共同理想社会才有逐步靠近的可能,让天下人民和子孙后代生活在一种福多于苦、爱高于恨、善大于恶、尊天道顺人伦的和谐社会——准共产主义社会之中。
?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7049515号-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