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 -> 历史故事 ->

人类历史上具备精神领袖能力的十大精神病患者(2)

[2018-03-13]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次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三、马尔萨斯
马尔萨斯(Thomas Robert Malthus,1766 ~ 1834 )是一位英国牧师,32岁时著了篇《人口学原理》的小册子,成了历史上的第一位“人口学家”。其“人口论”的核心是人口的生育行为若不受控制,人口将呈几何级数(X2)的速度增加,而自然界给人类提供的食物只能呈算数级数(X、2X、3X……)的速度增加,故饥荒、瘟疫、战争、灾难等成了上帝控制人口数量的必然手段。尽管这种臆想并未得到十八世纪以来的历史检验,但这一思想造品的影响却不可低估。
可以理解的是,虔诚的基督徒马尔萨斯本人不赞成节制生育,不同意人为地用政策和医学的手段去干扰上帝的意志和安排(即纯天然的人口生态)。革命导师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1818 ~ 1883)曾在《资本论》中批判过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并正确地指出:人口的增长只与生产力的发展相联系。1844年,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的恩格斯(22岁)还从人道、人权、人性的基本原则出发,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说: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是现存最冷酷无情、最野蛮的理论,一个摧毁了爱人如己和世界公民等所有美好词汇的、绝望的系统”。
十分幸运的是,自《人口学原理》发表后的200年间,含苏联在内的整个国际社会都十分理性地对待马尔萨斯的病态学说,争论也只严格限制在经济学领域之内,没有任何还略有人性和理智的政府使用毒针和剐刀去“节制生育”。1960年,我国的马寅初(1882~1982)正式发表《新人口论》一文,提倡每对夫妇生两个孩子,再多生孩子后给生产队和街道适当交点小费,转以奖励那些只生了两个孩子的夫妇。马寅初还强烈反对邵力子(1882 ~ 1967)等人提出的“人工流产”方案,也反对晚婚晚育和“医学避孕”。
毛泽东(1893 ~ 1976)在1957年就研究了马寅初的文章,发现他过于偏颇,其论调离马克思远,却离马尔萨斯更接近?;乖泵娓娼胨担?ldquo;你那‘人多必在将来侵略他国’的话别再说了…… 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当时只有六亿)也不要紧……在这个世界上,人才是最宝贵的……共产党领导之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其实,当时的毛主席并不是完全拒绝马寅初有关“计划生育”的建议,而是觉得要稳妥适度,不要把一种好的想法搞过头。当然,那时的极左思潮对马寅初做了很不公正的批判,极大地阻碍了中国本土人口理论的正常发展。
1979年,马寅初的《新人口论》再版,另一股极左思潮在“为马寅初平反”的旗号下,说“错批了马寅初,多生了三亿人”。他们强制推行“一胎化”政策,弄出一个让人民切齿痛恨了三十年之久的“基本国策”。他们宁可每天在餐桌上浪费可供三亿人吃饱的粮食,也要用剐刀、堕药和毒针野蛮剥夺三亿汉族胎儿的生存权利,在这个世界文明古国的历史上留下了最耻辱、最残酷、最凶暴的一叶。其潜在和后续的恶劣影响远甚于两次野蛮的世界大战,极大地破坏了中华民族本来健康的人口生态与人间伦序,严重阻碍了世界最大民族的繁盛与复兴。
 
四、黑格尔
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是德国图宾根神学院的学生,后来当了八年中学校长和柏林大学的哲学教授。37岁时出版《精神现象学》(Phenomenology of Mind)一书,46岁著《大逻辑》(当时叫《逻辑学》),接着出版了他的《哲学全书》和《法哲学原理》等。本人在复旦读书时,听姜丕之(1920 ~ 1993)讲释过黑格尔的《哲学全书·小逻辑》,并认真啃过贺麟(1902 ~ 1992)翻译的《哲学史演讲录》等其他“经典”原著,平生第一次明白了“鬼扯”一词的真实含义。
黑格尔演讲的哲学史基本上狗屁不通,他似乎一度对中国哲学颇感兴趣,在讲台上说伏羲的“八卦”是如何的肤浅,“中国人的质料远不如恩培多克的元素”。他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本伪书——《老子化胡经》,就在课堂上宣称:“老子的信徒们说老子本人曾化为佛,即是以人身而永远存在的上帝。老子的主要著作我们现在还有,它曾流传到维也纳,我曾亲自在那里看到过。老子书中特别有一段重要的话常被引用:‘道没有名字便是天与地的根源;它有名字便是宇宙的母亲,人们带着情欲只从它的不完全的状况考察它;谁要想认识它,应该不带情欲’。”
黑格尔是个极其狂热的种族主义者,字里行间透射出日尔曼种族优越至上的傲慢,时不时地赞颂那个没落了的“神圣罗马帝国”。黑格尔对世界最古老的希伯来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华夏文明一无所知,说中国“本质上是没有历史的,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从中不可能有社会的进步”。 黑格尔号召公民应该为国家而存在,而不是国家要为公民而存在。他还无耻地鼓吹战争的“崇高意义”,认为只有战争才能维护人民的“伦理健康”。其《历史哲学》完全是一名狂犬病患者的嚣张,“二战”时期的希特勒(1889 ~ 1945)便用成河的鲜血对其哲学论点进行了注释。
黑格尔说什么“绝对精神”是世界的本原,自然界只是绝对精神不断异化的产物,强调哲学的任务就是要通过对自然、社会和思维的考察来体现和揭示这种“绝对精神”。“绝对精神”还经过了什么逻辑学、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三个阶段,每阶段都形成了不同层次的“绝对理念”或概念范畴。
黑格尔的所谓“辩证逻辑”完全是一种“混帐逻辑”,他零星地引述了我国《周易》《道德经》里诸如阴阳、有无之类的对偶概念,生硬狡黠地赋予它们一些“区别”和“联系”,研究这些概念之间的矛盾、真假及其终极意义。表面上看,黑格尔做学问是极其严谨、仔细和认真的。实际上是在用“文字游戏”来恶搞中国古代的辩证思维成果,对伏羲的“太极阴阳、乾坤卦理”和老子(约前570~ 前471)的“大音稀声、大智若愚”等深邃思想一窍未通。
黑格尔哲学的表述方式十分晦涩或诡异,一些读书不多的年轻人会产生某种神秘感和蹊跷感,从而在他的语言迷魂阵里飘忽失神。本文后面将要谈到的恩格斯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其《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就感叹道:“近代德国哲学在黑格尔的体系中达到了顶峰,在这个体系中,黑格尔第一次(这是他的巨大功绩)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处于不断运动、变化、转化和发展中,并企图揭示这种运动和发展的内在联系”。
黑格尔的自然哲学也十分古怪,他完全不用伏羲那种太极、太易(太阳风粒子流)之类的物质来思考地球的起源,也不用锤子去敲地层中的岩石样本,而只用他那些混乱不堪的概念和范畴给你组建起一个供人类吃喝拉撒的地球物质世界。上世纪80年代,一个在秦城监狱服刑出狱的藏族学者在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了《月球存有液态》一书,他也没用显微镜看过美国人带回来的月球岩石样品,而是用黑格尔的辩证逻辑推导出了这一惊人的科学结论,因为他在监狱里读了几十年黑格尔的《哲学全书·自然哲学》。
黑格尔反对牛顿的光谱分析,对诗人歌德(1749 ~ 1832)关于“白色为光的基色”的谬论大加赞赏。黑格尔断言太阳系内的行星只能有七颗,这是由“绝对精神”的异化规律决定的。黑格尔说太阳光是冷的,水并非是氢和氧的化合物……难怪当年的数学家高斯(1777 ~ 1855)称他的自然哲学完全是胡说八道,“令人毛骨悚然”,细胞学说的创建人施莱登(M.Schleiden ,1804~1881)说他是一位“在独断论歧途上陷于紊乱的哲学家”。
笔者曾在《人类的科学》一书中讲过,黑格尔的辩证逻辑是恶搞理性主义的产物,是对人类正常理智的嘲讽和谩骂。他的精神疾病发作时常伴随疯狂的语言暴力,其造品中的病毒毒害了包括恩格斯在内的一大批世界先贤,也严重毒害了世界近代的思想水体和人类文明。尤其使人痛心疾首的是,如此下三烂的学术垃圾却还被年复一年地端上大学生的精神餐桌,浪费中国学子获取真才实学的宝贵精力和时间。
?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7049515号-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