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孟照国事件是真是假?(3)

[2018-01-15]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次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问答经过

孟照国

根据孟照国的陈述,自从一九九四年六月事件发生以来,每个月都有好几批人前来考察,光是大米就吃掉五百斤以上;事实上,大大小小的考察报告都已经有人写了,因此,这次访谈就着重在关键问题的取证,事情的经过就不再赘述。访谈的顺序依事件发生时间为准,首先访问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的经验:

问:“请你描述被外星人电击的感觉。”

孟:“我第一次被电击是和李洪海想接近那个白色怪物的时候,其实第一个被电的是李洪海,于是他被吓跑了,我不信,换我上前去,结果在李洪海刚才的位置,我感觉到从我身上皮带环的地方,以及手上镰刀的地方有两股电流袭上来,我不由自主的马上后退。我们两个就再也不敢上前;后来,我们在向上级报告当天发生的事情之后,领导组织了一批人和我们再度上山,我们在离那个白色东西一百多公尺时就停住了,他们拿出了望远镜往那个东西方向瞧,可是什么也看不着。我就把望远镜拿过来,我一瞧就瞧见了,那个白色东西还在那里,前面还站着一个”人“,我清楚的看见那个”人“拿出一个像火柴盒的东西放在手心,射出一道光,打到我的眉心,我感到全身一震,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问:“为什么别人用望远镜什么也看不见,而你能看见呢?”

孟:“这个我也不知道!”

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之后,一般人认为他出现精神错乱,记忆丧失的现象,但是根据他恢复记忆以后的描述,当时确是处在他与旁人无法沟通的现象,也就是说孟所看到、所理解的和旁人不一致的现象,于是,我访问了孟的四哥孟照义:

问:“听说事情发生之后,你一直照顾你弟弟,是吗?”

义:“是的!从他在山上被击昏之后,一直到一个月后恢复过来,我大部份时间都陪着他。”

问:“你弟弟被击昏后,你们怎么处置他?”

义:“他像着魔似的,对他说话,他听不懂,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于是我们就把他抬到山上的棚子里,那是我们上山工作休息的地方,他在那里又叫又滚的,两个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大,很吓人的,而且好像很怕铁制的东西,一有铁制品接近他,他就特别抗拒,非得使命的把那铁制品推开不行。”

问:“听说孟照国在棚子里,还能倒立,是吗?”

义:“对呀!他把棚顶都撑坏了。”

问:“你们在棚子里有看见什么外星人吗?”

义:“没有!女外星人的事是后来我弟弟完全清醒以后说的,他说当时在棚子里就有个女外星人。”

问:“后来你们把孟照国送到护理站听说外星人也来了,你看见过没有?”

义:“没有!我从来就没见过。”

问:“那段时间孟照国除了怕铁、怕光之外,你还有没有观察到他有什么特别的症状没有?”

义:“有一次我在家里看着他,他就躺在这沙发上,不知怎的,咚!就掉头了,换这么躺。”

孟照义比划着,意思是头脚一百八十度易位。

问:“他有没有起身?”

义:“没有!他那么咚!就掉过来了!”

这种情形,陈功富教授有一次到孟家作采访的时候,听说也亲眼看见过一次。针对山上棚子里外星女人的事,我又问了孟照国。

问:“那位女外星人长得什么样子?”

孟:“她的身高大约有两公尺半左右,相当高,全身都包着紧身的衣服,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下体部位,两个眼睛就像牛眼——这么大。”

问:“她在旁边做什么?”

孟:“她在指挥我四哥他们这些人帮我脱衣服,我使命的叫喊、挣扎,他们就是不理会我,有的人按住我,有的人脱我的裤子。”

认知上的差异就在此时产生的,现场的人认为孟照国怕铁,所以想帮他解开皮带,宽宽衣服也许舒服点。

问:“女外星人脱你衣服干什么?”

孟:“她在我身上比划了一下,我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后来等我恢复知觉以后,我发觉身上有几处疤痕……”说到这里孟开始宽衣解带,在他的小腹右侧以及右大腿内侧尚留有痕迹,额头眉间也有一处,是外星人用电光打出来的记号。

问:“这几个部位觉得痛吗?”

孟:“不觉得!好几个月以后我觉得伤痕处有点痒,我常用手去扣它,有一次竟然扣出东西来了。”

问:“什么样的东西?”

孟:“就像橡皮糖的东西,黏黏的,还带弹性,用手拉可拉这么长(比到约一英多),松手又弹回去。”

问;“现在放在那儿?”

孟:“我摆在那儿,我太太扫地时,不知道那是什么,就把它扫丢了。”

这个东西很可能是孟照国事件中,外星人唯一留在地球上的证物,就因为山民不知道它的珍贵,把唯一的证物毁了。

关于孟照国被电击之后的症状,为了谨慎,我们也采访了为他治疗的林医生:

林医生看起来身体壮硕,年龄应不到五十,说话舒缓,个性冷静。

问:“请林医生描述一下,你第一次看到孟照国时是什么症状?”

医:“那时候几个人要制服他都很困难,我也不知道他那来那么大的劲;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我拿了听筒,要听也胸部,他就像见鬼一样的怕,伸手把我打掉,后来他们告诉我,说他怕铁,怎么样也不肯让我听诊;两个眼睛瞪的那么大,还是这么转……”林医生双手比划着,意思是眼珠子左右各向不同方向 转。

医:“这时我心里面想,这小子还会耍宝,我就想要试试他是真是假,于是我就点了一支菸,我把菸头朝着他的眼珠子,慢慢贴近来试他,可是他就像是没看见似的,眼晴一眨也没眨,还转着呢!一直到菸头我看都已经可以烧到眼睫毛了,还是没反应。”

问:“所以应该不是假装的罗?”

医:“我想正常人对一个这么接近眼睛的物体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

关于孟照国与外星女人发生性关系的问题,一般认为是三次,事实上只有两次,第一次在山上的塑胶棚子里,其实是女外星人给他施行小手术,在他体内植入像绿豆般的东西,第二次是六月九日,那天大夥要把孟照国送下山的时候,在小火车上。

问:“请你描述一下,女外星人是怎么和你做那个事情的?”

孟:“我们坐小火车下山的时候,她突然压在我身上,她个子那么大压得我一动也不能动,我觉得下体的地方一阵热热的感觉,接着我觉得整个下体好痛。”

问:“这么说,与外星人做那个事情并没有快感罗!”

孟:“其实那次不能算是做那个事,我倒觉得是一种消毒工作,我猜是为后来的事情做准备。”

问:“那天上,听说她又来找你是吗?”

孟:“其实那天她从头到尾就跟着我们。”

问:“跟着你们?她有没有说话?”

孟: “没有!就在旁边待着??墒俏倚睦锩嫦胱诺氖虑?,她好像能够理解。那天,我回到家里之后,林场里的领导到家里来看我,正当他们来的时候,我心里想着: ‘你这女人穿着开裆的衣服,下体也没遮住,这么多客人来,多不雅观。’我心里这么想,她就咚地从窗子这边出去。”

问:“从这个窗户跳出去吗?”

孟:“也不是跳出去,就这么跨出去。”

问:“这么奇怪,她那么大个子能跨出去。”

孟:“这窗子,对她就好像不存在似的。”

问:“后来她还回来吗?”

孟:“没有!一直到那天上,我睡觉的时候,她又来了,进到我房间里来。”

问:“第三次的性关系就是那天上发生的吗?”

孟:“对!”

问:“请你描述一下经过的情形好吗?”

孟:“她来了以后也没说话,到床上就趴在我身上,我想动,可是全身都动不了。”

问:“整个事情你的感觉怎么样?”

孟:“这一次……可以说呢……很好,我从来没有感觉过那么好。”

问:“那个时候,你妻子不在吗?”

孟:“她就睡在旁边。”

问:“她没有发现吗?”

孟:“没有!她睡着了。”

问:“你们没有出声音吗?”

孟:“没有!”

问:“如果将来有机会,你还希望再和那个女外星人做吗?”

孟:“想!”说着我俩不禁大笑。

这一次的性经验让孟照国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让孟照国对那位女外星人至今始终念念不忘,甚至在访问的时候孟私下向我透露,事情发生一年多以来,他很少有欲望,也就是很少和他妻子行房,体力明显地下降,田里的工作,也很少做。

问:“那位女外星人的下体并没有遮掩,你看得够清楚吗?”

孟:“很清楚!”

问:“能不能请你描述一下。”

孟照国面有难色,显然不愿意谈,我告诉他此次采访并非以暴露隐私为目的,乃是本事件对中国大地外星人接触事件的研究太重要了,而今天的采访,正可以专业摄影机把它记录下来,相信这对将来中国甚至全世界UFO的研究必将是个很重要的资料。

孟:“好!既然是这个出发点,您又是打从老远而来,我就尽量满足你吧!”

孟的表情显得比刚才严肃继续说,“那位外星人露出在外面的皮肤,基本上是略呈青紫色有点红,又有点青,和你我的皮肤颜色不一样,下体的毛长得是一柳一柳的,每根毛有这个”把儿“这么粗。”

孟照国拿起摆在桌上的小梨儿指着它的“把儿”。

问:“哇!那么粗的体毛,那么和你接触的时候不就很刺了吗?”

孟:“不会!很柔软!一点刺的感觉也没有!”

问:“她身上穿的衣服,触感怎样?”

孟:“非常软!很??!很贴身!摸起来挺舒服的!”

问:“整个过程,那外星人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孟:“没有!什么话也没说。”

问:“外星人不是向你说六十年后在他们的星球上就有一个地球农民的儿子吗?”

孟:“那话不是她说的,那是七月十六日发生的。”

七月十六日那天发生的事情,也是UFO研究者最感兴趣的题目,因为那天外星人将孟照国接往UFO基地的时候,两个人是穿墙而出有点像中国古代所流传的奇门遁甲之术,当然这段情节也是我采访的重点之一。

问:“那位男外星人是怎么把你带走的呢?请你详细描述一下!”

孟:“好的……,七月十六日那天晚上,我正准备要睡的时候那个男外星人进到我房里来,他是直接从墙壁穿过来的,他长得比上次那女的还要高,大概有叁公尺高。”

问:“叁公尺?”

孟:“对!他进来的时候把屋顶都撑凸了,可是很奇怪他到的地方屋顶给他撑凸起来,可是他走过了以后,屋顶自然恢复原状。”

问:“他是什么打扮?”

孟:“基本上和上次那女的一样也是露出两个大眼睛,但是下部就没有露出来了,讲话直下咙咚的,一进来就对着我说‘跟我走!’”

问:“他讲什么话?”

孟:“汉语!他会讲汉语。”

问:“他要你走,你就跟着走吗?”

孟:“我正犹豫,问道‘去那里?’他就拉着我的手往墙角走,我心里正有个念头,这里怎么行?哎!我们两个人就直接穿过墙角了。”
?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沪ICP备17049515号-8

友情链接: